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创富图库开奖厉史记录 > 正文
1992年宇航员夫妻上天:究竟有没发生故事?结果显而易见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9-06

  “浩瀚无垠的星空,究竟是什么样的?”早在上古时期,先民就发出过这样的疑问。对于宇宙来说,地球实在是太过渺小,可人类对于宇宙探索的脚步却从未停止。

  众所周知,宇航员的选拔是非常严格的,不仅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和学识素养,还要经过层层筛选。每一位宇航员都可以说是百里挑一,但就算是这样,他们依然将面临千难万险。

  无论是升空时的意外,还是太空中与地球截然不同的生存环境。任何一个细微的疏忽,都会让宇航员丢掉性命。

  为了不让感情因素影响太空作业,也是为了宇航员家庭着想,航天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明令禁止夫妻执行同一项航天任务。

  但在1992年9月12日,传奇夫妇马克·李和简·戴维斯,隐瞒了二人之间的夫妻关系,乘坐NASA“奋进号”飞向了太空。当地面得知二人的关系时,已经来不及制止。

  二人的“意外”之举,却引来了世界各国的目光,人们都想知道:这对打破规矩的“夫妻”,会不会在太空中发生点什么?如果他们成功了,是否意味着人类文明的一大步?

  太空中孕育新生命,这一领域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片迷雾。所以二人的举动,关乎着人类是否能填补这一块空白。

  但是,面对众人的追问,回到地球的二人始终三缄其口,对于媒体的猜测矢口否认。就连NASA官方也站出来说,二人始终在完成正常的科研任务,并没有做一些多余的举动。

  因此关于两人在太空中究竟做了什么,人们并不能知晓。但从实际角度讲,在太空那种失重的环境中,究竟能不能完成繁衍生命的举动呢?

  我们现在能够安稳站在地面吃饭喝水,而不会像太空中的宇航员那样飘来飘去,原因就在于受到了地心引力的影响。

  在太空中就不会这样了,缺少了地心引力的影响,太空中的宇航员只要轻轻触碰一下对方,如果没有束缚装置,这个宇航员就会无限地飘下去,直到撞在太空舱的墙壁上才能停下来。

  太空中的重力问题,就算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所以,以92年的科技实力,就更谈不上克服这个问题,两个人连碰都碰不到一块去,更不要说进行多余的动作了。

  太空中的零重力,对人体的影响是十分严重的。在地球上的我们轻而易举能做到的事,太空中却很难做到。

  失重的环境会让宇航员的肌肉萎缩、骨质疏松,他们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更何况失重会暂时无法控制血液的流动。

  打个比方,正常情况下的水是往低处流的,但是失重环境下的水却是往“高处走”的,大量的血液聚集到了大脑,想要繁衍生命时却无法得到充足的血液供给。

  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人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思考多余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根本不会产生欲望。想法和工具都欠缺,何谈繁衍呢?

  虽然人类暂时无法在太空中进行繁衍,但是科学家却从未停止这方面的研究。随着科技的进步,科学家选择将一些其他生物发射到太空中,通过对他们的研究,来找到太空繁衍的可行性。

  早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科学家将一艘飞船送入太空,但这次的乘客却不是人,而是2487只水母。这批见过“大世面”的水母不单单只是来太空中逛一圈,它们身负重任:要在太空中进行繁殖。

  水母是一种构造简单,历史悠久,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生物。它们在地球上存在了6.5亿年,出现的时间比恐龙还要早,恐龙都灭绝了它们还能繁衍至今。

  科学家们就是看中了水母这种生命力顽强的特性,才耗费大量金钱将它们送入太空,希望能从它们身上找到突破口。

  相比于人类,能从历史长河中脱颖而出的水母,为了生存进化出了一种独特的繁殖方式:它们的生殖腺长在胃的旁边,并不需要配对交配,而是靠水的流动完成受精。

  可太空中水母的繁殖速度实在是太快了,2000只水母,在短短的六个月后数量就激增到了6万多只,完全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科学家将它们紧急召回,就在科学家满心欢喜地对这些水母进行研究时,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水母数量是多,可这些水母完全丧失了感受周围环境的能力,变成了一群认不清方向的“无头苍蝇”。

  根据目前的研究来看,宇宙的形成是源于宇宙大爆炸,而且自大爆炸之后,宇宙还在不断膨胀。

  就以屋子来举例:夏天的时候,越大的屋子越凉快,可对于宇宙这个“屋子”来说,因为范围实在过于广阔,它的平均温度就低至了零下270.3摄氏度。

  极度低温的太空环境只是一方面,在宇宙中,每一个天体都在不间断地向外散发辐射,有些甚至会散发一些对人体极度有害的射线。

  我们是受大气层的保护,所以当这些射线照射在我们身上时,其实已经被过滤掉了大部分,剩余能对我们人体造成伤害的射线屈指可数。

  在太空中,没有大气层的保护,宇航员时刻受到有害辐射的侵蚀。虽然有宇航服和太空舱壁的保护,并不能完全保证他们的安全,所以每一个宇航员,对他们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有一个好身体。

  除了这些外,太空中还有一个“隐秘杀手”:微流星体。这些小东西如果在地球上其实毫不起眼,但在太空中的它们却极具威胁,每一个微流星体都有着强大的动能,一毫克的微流星体甚至可以穿透三毫米厚的铝板。

  而宇航员除了要面对这些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还要面对在航天器工作时遇到的突发情况。

  在真空中飞行的航天器,因为没有空气来散播热量,所以当航天器被阳光照射时,向阳的一面最高温度可以达到100摄氏度以上,而背阴的另一面却是另一种极端,它的温度最低可达零下200摄氏度。

  其次便是强振动和超重环境。搭乘航天器的宇航员,在每次升空和返回时,都要承受剧烈振动和超重反应。大部分的负面影响被宇航员身上的抗荷服抵消,但剩下的一部分却要宇航员自己去承受。

  电梯上升的时候我们所感受到的就是超重,下降时感受到的就是失重。有一些身体虚弱敏感的人,在乘坐电梯时,会感到头晕目眩、恶心想吐,那就是超重和失重带来的影响。

  宇航员在升空时,要先经历长时间的超重,还要让自己的意识保持清醒,不能昏迷,影响后续的飞船操作与通讯。

  在超重期间,血液会疯狂地向下肢流窜,大脑这时候会因为缺血而感到眩晕,前胸和后背好像压了一块几百斤重的石头,心脏疯狂地跳动,甚至产生窒息的感觉。

  只是单靠说的话,可能还不足以表现出宇航员经历的艰辛,如果各位喜欢坐过山车,可以做一个纵向的对比:宇航员经历的超重要比过山车痛苦数百倍。

  为了能够顺利完成航天任务,宇航员往往要经过长期的训练。通过离心机模拟出超重的环境,在100千米的高速度旋转中,宇航员不仅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来回答教官提出的各种问题,还要练习各种抗负荷动作,来缓解超重对自己造成的负面影响。

  每一次航天任务都要耗费大量的金钱,每一名宇航员都是千里挑一,我们对于太空的探索完全就是“摸着石头过河”,那为什么我们要耗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探索距离我们生活十分遥远的事物呢?

  因为几十年的航天研究,对于人类在各行各业的技术发展,都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就拿医学来说:医学扫描仪、胎儿心脏监视器等先进仪器的更新换代,与航天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

  虽然太空距离我们很遥远,但是因它而发展出来的各项技术却在无声无息间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根据NASA的报告,通过对太空的研究,我们取得了多个领域的突破,而其中有多达700项技术被应用于改善我们的生活。

  激光血管造影术、红外线温度计,不需要开刀就可以确定病人体内情况的热感应视频仪,对于诊断疾病、确定病情起到非常重要作用的血液分析仪,都是航天技术发展带来的红利。

  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各种影视剧、电影中最常见的重症监护室,其实也是航天技术发展的产物。重症监护室里面的各种仪器,其实都是上世纪60年代用来观测太空中宇航员身体状况的,最后被应用到了我们的实际生活中。

  而当初为了防止宇航员被辐射影响身体健康,科学家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虽然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个万全的办法,能保证航天员完全不被辐射所影响。

  但是在这个研究过程中,科学家们发现了白血病、贫血等疾病的治疗方法,大大延长了人类的基本寿命,为保护人们健康又增添了一道“防火墙”。

  当年美苏进行太空竞赛,美国实行登月计划时,为了减少航天器携带的重量,更好地计算和收集实验数据,为此发明了一种轻便、体积小、性能强的小型计算机。

  这款计算机在不断地改良后,为了迎合市场的需要,逐渐变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电脑。

  或许在航天技术发展的过程中,并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他们发明的东西会最终被应用到普通人的生活中。或许这项技术被验证后发现在太空探索中用处不大,但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提升了我们的生活质量。

  至于建筑材料的更新换代,出行方式的变革,手机、电脑等高科技产品的发展,都离不开对太空的探索。

  我们离太空很远,但它却在时刻改变我们的生活。从古至今,中国人就有一个浪漫的“航天梦”。

  从屈原的《天问》,到万户的火箭;从“东方红一号”的升空,到“嫦娥五号”的登月采样,中国人从没有放弃对太空的探索。

  我们从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成立初期,发展到能够独立自主发射火箭的航天大国。这一切的进步,离不开无数兢兢业业,无私奉献的“航天人”。

  地球是我们的母星,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但资源终有一天会枯竭的,对于地球来说,我们只是她身上的过客,就像无数曾灭绝的生物一样,不论我们做了什么,都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

  我们引以为傲的文明,传承前年的典籍,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终究会归于虚无。

  所以从长远来看,地球只是我们暂时的“根据地。”要想真正让人类文明延续下去,超脱出时间的束缚,就必须发展航天技术,而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小小的地球。

  现在对于太空的探索只是一个开始,神秘无垠的宇宙中还有太多的奥秘等待我们去揭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